网站地图     《利润与私有制经济问题》全文      《利润与私有制经济问题》讨论      私有制经济大兴衰



经济再衰退与国债危机,欧美日的两难选择

宏观利润率理论及对当前世界经济的分析

利润的来源与经济大兴衰

  根据宏观利润率理论,在2004年出版的《利润与私有制经济问题》中,曾准确地预测了2008年由美国引发的世界经济危机,同时准确的判断了经济危机发生后,欧美日等国将面临经济危机与国债危机等多重危机的恶化,并预测了这种恶化将无法逆转,直至全面战乱。


内容提要:
  宏观利润率是从整体投资者的角度分析利润的来源和平均利润率。
  投资利润主要来源于:投资者自身的消费、经济增长、非投资者的亏损(贷款消费、财政赤字、国外利润等)。
  战后初期(包括中国各朝代初期),高经济增长率和投资者自身消费的高比例,形成高利润率,促进了经济繁荣,但随着潜在经济增长率的耗尽和生产资料的集中兼并,利润率下降,危机出现。由于这个趋势在和平条件下是不可逆的,从而发展为经济、社会大危机,最终是全面战乱。战乱往往破坏原有经济规模和生产资料的集中状况,从而为新一轮的经济增长和生产资料的重新集中兼并创造条件。这种繁荣与战乱的轮回,在中国出现了十多次,西方国家也经历了多次。现在全世界的大部分国家仍处于这种轮回的状态。


关键词:宏观利润率 经济危机 经济大兴衰


一、正常情况下,投资没有利润

  图1是一个最简单的投资流程:投资者通过购买劳务和上缴税收进行生产,然后通过出售最终产出品(最终消费品)获得收入。


图1
  从图1中可知:
  投资支出 = 工资 + 税收
  投资收入 = 工人支出 + 政府支出
  投资利润是投资收入减去投资支出(成本)的差,所以:
  投资利润 = 投资收入 — 投资支出
       = (工人支出 + 政府支出) — (工资 + 税收)
       = (工人支出 — 工资) + (政府支出 — 税收)
  如果工人和政府的收入都全部用于购买产品,且工人和政府也不出现赤字,即工人支出等于工资收入,政府支出等于税收收入,那么,从上述计算过程可知:投资利润等于零。
  这个结论与经济规模的大小无关,这也说明,只要工人和政府的收支保持平衡,裁员、减产、减税等所谓降低成本的措施,不影响这个利润为零的结论。


  宏、微观经济学的基础是投资存在一个合理的利润率,马克思剩余价值理论是由活劳动(工人)创造利润(剩余价值)为基础,上述利润为零的结论直接否定了这两个理论的基础。宏、微观经济学的分析主要符合下文利润率与经济增长率成正比的情况,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主要符合下述投资者的消费形成利润的情况,而凯恩斯的理论则主要符合下述财政赤字形成利润的情况。或者说,这几个理论分别能解释一部分利润的来源及与之相关的经济活动。

二、正常利润的来源:投资者自身的消费和经济增长

  中国历朝历代和世界各国的繁荣,都是发生在战后初期,如中国汉朝的文景之治、唐朝的贞观之治,西方国家的战后黄金十年,等等。这是因为全面的战争可以创造两个产生高利润率的条件:投资者自身的高消费比例;潜在的经济高增长。


  1、投资者自身的消费形成投资利润
  参见图2。图2中的投资者包括所有掌握生产资料的群体,如自耕农。


图2
  按照一般的投资利润计算方法,投资者自身的消费不做为投资成本计算,如果工人和政府的收支相等,那么,投资利润的计算如下:
  投资利润 = 投资收入 — 投资支出
       = (投资者自身消费 + 工人支出 + 政府支出) — (工资 + 税收)
       = 投资者自身消费 + (工人支出 — 工资) + (政府支出 — 税收)
       = 投资者自身消费
  投资者自身消费形成的利润率,取决于投资者自身的消费与投资者的总资本的比例,当比例下降时,利润率就下降。
  战争本身和战后初期的一些措施有利于形成此项高利润率。如战争对原有经济的破坏,特别是对大规模经济的破坏;战后对生产资料的重新分配,甚至平均分配(如土地平均分配)。
  规模经济的破坏,使同一投资者所拥有的总资本下降,雇用的人员减少,总投资支出相对减少,相应的利润率(自身消费与总投资的比例)就提高。特别是象中国唐朝初期那样的平均土地政策,如果每个人都成为自耕农,每个人只为自己工作,没有或很少雇用其它人,那么,其利润率的分母(投资成本)将趋于零(特别是工资成本部分),从而使自身消费与总投资的比例(利润率)相当高。这是战后初期有利于经济繁荣的重要因素之一。实际上,因战争使土地重新分散是促进中国各朝代初期繁荣的一个重要因素。
  但是,在生产资料私有制下,随着社会秩序的重新建立和稳定,生产资料的集中兼并重新开始,从而使拥有生产资料者的消费支出占其总资本的比例不断下降。如某些朝代末期,皇帝拥有全国近十分之一的土地;现在的世界富豪榜前列,其资产往往达数百亿美元。对于他们而言,不管其自身消费多大,但相对于其总资本而言,仍是微乎其微,从而使相应的利润率趋向于零。
  也就是说,投资者自身消费形成的利润率,将随着资本的集中兼并而下降,其下降速度取决于集中兼并的速度。
  而更重要的是,从古今中外的历史来看,在社会稳定下,生产资料的集中兼并是不可逆的,从而使这项利润率下降的趋势也成为不可逆,直至战争。


  2、经济增长形成的利润。
  经济增长体现的是最终产出品的增长,而利润,从整体投资者的角度考察(参见图1),体现的是最终产出品的结余,即最终产出品减去生产消耗(工资和税收)后的差。
  在一定的条件下,利润与经济增长量成正比关系。如,当生产过程中的消耗(成本)不变时,总的最终产出品的增长按利润的计算方法,将形成利润;而总的最终产出品的增长正是经济的增长。因此,此时的利润就等于经济增量,由此可导出利润率与经济增长率之间的正比关系。




  结合马克思的资本循环增殖模式和费雪的货币数量论,也可以证明利润率与经济增长率成正比的关系。
  马克思的资本循环、增殖模式可归纳如下:M — Q — M′ — Q″……。
  说的是:投资者用货币M购买劳务和资本品,通过生产加工,产出新的商品Q,出售商品Q后,得货币M′,然后又投入M′,依此循环,……。
  显然,这是对现实投资行为和过程的描述,是客观的、符合实际的。如果投资者的生产目的是追求利润积累资本,把包括利润在内的全部收入都不断投入再生产进行循环,即投入M获得M′,然后投入M′获得M″,再投入M″,……,显然,要使每个循环都有利润,那么货币流量应不断扩大,即:M<M′<M″……。
  但是,现实中的货币流量是否会象投资者所期望的那样以一定的增长率(对应一定的利润率)增长呢?
  货币数量论者费雪,在1911年出版的《货币的购买力》一书中,创立和验证了一个现金交易方程式:
  M•V ≡ P•Q
  M: 全年流通货币的平均数量
  V: 全年以货币交换商品的平均周转次数或流通率
  P: 各种物价加权平均数或一般物价
  Q: 全年的商品总交易量
  M•V:全年货币流量 P•Q:全年商品总交易金额
  从事后(交易后)的观点论,等式两边是恒等的:即交易的商品总价与用于交易的货币总量是恒等的。
  当其中的Q为最终产出品时,可推导出:
  GDP ≡ P•Q ≡ M•V
  GDP:国民生产总值,等于所有最终产出品的总价,也等于交易这些最终产出品的货币量。
  由此可见,在物价P保持不变时,每年货币流量M•V的增长与实际GDP的增长应该是同步的。
  结合马克思的资本循环、增殖模式,可得出一个结论:利润率与经济增长率成正比关系。

  经济增长形成的利润极其重要,也是一种可持续的利润来源,但战后初期的经济高增长(对应高利润率)属于恢复性增长,不具有可持续性。而现实的经济增长率,受自然资源、人口增长、技术进步等因素的影响,能持续实现的经济增长率很低。据麦迪森的统计,世界经济1820至1992年复合平均增长率只有2.2% ,如果利润率与经济增长率成正比,2.2%的利润率显然难以满足投资者对利润率的期望,这是导致追求利润积累资本的生产目的不可持续的最根本原因。

三、非正常利润的来源:非投资者亏损和国外利润

  在前面的分析中,假设了工人和政府的收支相等,实际上,当正常利润率难以满足投资者的期望时,往往就会促使工人和政府出现赤字来提高利润率。因为在图1中,工人和政府的支出对应投资者的收入,工人和政府的收入对应投资者的支出,当工人和政府的支出大于收入(出现赤字)时,投资者对应的收入将大于支出,从而形成利润。加上国外利润,利润的公式如下:

  利润 = 投资者自身消费 + 经济增量 + 工人赤字 + 政府赤字+ 国外利润

  从赤字形成的原因和机制可知,由此产生的债务是难以消除的,因为工人和政府清偿债务需要出现收支盈余,而这恰好与赤字相反,对投资者而言,将是收支赤字,即亏损,在其它利润不足时,再出现这部分亏损,投资和生产将更难以维持,因此,债务总量只能不断增长,直到极限。

四、短期利润

  从开始投资到成本的回收有个时间过程,这个过程实际上是亏损的(回收到的资金小于投入的资金),但在财务上并不列为亏损。但这个未完全回收的投入,却已成为其他投资者的收入,且没有相应的支出,从而在其他投资者那形成利润。也就是说,一部分投资者的(暂时)亏损为另一部分投资者创造了利润。这是泡沫经济得以形成和膨胀的原因。从这项利润形成的过程可知,要维持这个利润,就需要不断的有新投资加入,且其加入的速度必须以所期望的利润率指数上升,但外部愿意和可以加入的资本在一定时间内有限,这是不可持续的根本原因。
  以恶性集资为例。假设支付的利息是20%,每年只取利息,那么,存100元,每年取20元利息,可持续5年;如果每年取出利息(不包括成本)后又重新投入,可持续3.8年,即经过4年利滚利,仅利息已达到107元,大于存入的100元,已经不能支付利息,更不用说本钱了。如果此时又有同样的新加入者,通过用新加入者的本钱还前面加入者的利息,这个20%利息的恶性集资还可以继续维持下去,但一样的道理,新加入的资金必须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
  除了大家比较熟知的恶性集资、美国庞氏骗局、恶性传销等现象外,在金融领域(如股市)也存在大量由短期利润支撑的投资繁荣。实体经济也一样存在,并且由于投资回收期更长而更不容易察觉,其最终爆发出来的危害也越大。
  产生短期利润的机制反过来也将产生亏损,即正在运行的投资回收后停止再投入,将对其他投资者造成亏损。如在图1中,如果工人得到工资后不消费,投资者的支出将不能回收,造成亏损。在资本市场也一样,一个投资者回收其投资后若不再投入,将造成其他投资者相应的投资得不到回收(因为前者回收的资金是其他投资者的支出),从而形成亏损。这是导致由短期利润支撑的泡沫经济加速崩溃的最主要原因。因为在这种泡沫经济中,当外部资本不能以超过期望的利润率的速度投入时,原有的资本利润率将趋向于零,当低于投资者的最低期望利润率时,原有的资本将开始回收并停止再投入,这就导致其他投资者相应的支出无法回收,平均利润率不仅下降,甚至出现亏损,从而造成更多的资本抽出。但如同上述恶性集资的例子,运行5年后,能抽出的资金只有100元,而不是期望的200元(100元成本加100元利息),从而形成亏损50%的现象,整个泡沫破裂。
  由此可见,由短期利润支撑的泡沫经济,前期产生了多少短期利润,破灭后就会产生多少亏损,甚至更多。

  加上短期利润,利润来源的总公式如下:

  利润 = 投资者自身消费+经济增量+工人赤字+政府赤字+国外利润+短期利润

五、世界经济现状与发展趋势

  10年前,曾根据利润的来源情况预测了2009年左右,将由美国引发世界经济危机,以及将要面临的困境和危机发展趋势,实际上在2008年就已发生了这场预见中的经济危机。
  在此需要说明的是,具体发生的年份早几年和晚几年并不关键,重要的是:世界经济大危机必然会发生,这是由现存的经济体制所决定的。
  世界主要经济体生产资料的生产目的主要是追求利润积累资本。而在利润的来源中,主要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已从战后初期的高增长恢复到自然增长率,不足以创造足够高的利润率,其重要标志是七十年代的经济危机。
  由投资者自身消费形成的利润,也由于资本的集中兼并而变得无足轻重。以美国为例,近几年的首富资产在四、五百亿美元左右,2000年美国最富有的1%家庭拥有全社会近40%的财富(在1979年只有19%),而底层80%的家庭只拥有19%的财富,最底层40%的家庭只占全部财富的0.2%。
  在家庭负债方面,美国1980年家庭负债占家庭税后收入的比例是65%,1998年达到100%,加上上述的财富分布的严重不均,美国由工人赤字来提供利润的方式已难以持续。
  在政府负债方面,2007年,国债余额占GDP的比重,美国71%,欧元区67%,日本163%。在2008年由美国引发世界经济危机后,美国的财政赤字将连续两年达到10%(从利润的形成角度而言,相当于同等的经济增长率)。显然,这是难以维持的,而希腊和西班牙等,最近已出现由国债引发的主权信用危机。

  10年前在预测这场危机的同时,也分析了美国等发达国家所能采取的应对政策及后果。
  美国能采取的政策主要是两类:一是自保;二是试图继续维持美国和世界经济稳定。
  自保政策,在20世纪30年代已采取过:从全球回抽资金自保,贸易战和由贸易战延伸的汇率战。这种方式使原有的资金运转停止,使这些资金对应的投资得不到回收而形成亏损,其极端是全部投资和贸易停止,对应的全部前期投资都无法回收而形成亏损。这是前述由短期利润支撑的泡沫经济快速崩溃的方式,也是三十年代经济危机迅速扩散和加剧的原因。
  鉴于历史的教训,现在各国试图避免这种集体快速自杀式的“自救”方式。
  但从利润来源的总公式看,提高经济增长和投资者自身消费比例难以实现,让低收入者在危机下加大贷款消费也不现实。短期利润方面,美欧日等为挽救银行体系,注入了3万多亿美元,但这只能暂时阻止大规模金融企业的倒闭(避免由短期亏损造成的经济崩溃)。
  那么剩下的只有各国的财政赤字和美国的贸易赤字(对其他国家而言是国外利润部分)。
  用财政赤字(弥补利润来)救经济的方式,理论上可行,美国三十年代和西方国家七十年代以来的实践也证明是有效的,但在其它利润来源已枯竭的情况下,这个政策必须持续和数额巨大(赤字持续5%以上)。但如上所述,主要发达国家的国债余额占GDP的比重都已很高,部分国家已出现相应的国债危机,也难以持续。
  由此可见,不管美国采取什么方式,后果都将一样,世界经济最终仍将崩溃,只是时间和方式不同而已,因为没有方式能持续创造足够的利润率。
  在预测2009年左右将由美国引发世界经济危机(实际2008年)时,曾预测危机发生后10年,将出现全球性的动乱和战争,根据就是美国等发达国家的财政赤字政策再维持世界经济10年后,不可再持续,最终在中国经济爆发危机后整体崩溃。
  
  写于2010年2月

管理员 留言请点击
京ICP备05081391号